新闻中心_中钢网,钢企经营急需期货

  新浪财经讯2019年4月20日-21日,由中国期货业协会主办的第十三届中国期货分析师暨场外衍生品论坛在杭州JW万豪酒店举办。本届论坛以“立足本源高效融合创新发展——期货及衍生品市场服务国家战略”为主题。新浪财经全程直播。  在20日下午的专场活动“黑色金属产业与衍生品分论坛”上,南京钢铁集团市场部部长张秋生从钢厂角度看钢铁市场,并对二季度黑色市场做了展望。  南京钢铁集团市场部部长张秋生张秋生表示,在一季度,钢材市场价格走了箱体振荡,底部抬升的的走势。一季度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焦煤废钢等原材料价格小幅波动。  对于二季度黑色市场,张秋生表示,政策落地和成本上升推动钢价上涨,二季度钢铁市场走势总体谨慎乐观,建材强于板材,普品好于品种材。钢价走势呈现高供应、高需求、高风险、高波动、快节奏、窄振荡格局。  此外,据张秋生介绍,在2月28日,南钢提出,2月份钢价筑底企稳,3月份至4月份上中旬振荡上涨,螺纹钢现货涨幅400元/吨,高度在4200元/吨左右,1905合约螺纹期货高度在4100元/吨左右。而目前来看,这些观点都已验证。对于后市,张秋生认为,“红五月”不红,淡季不淡,4月下旬至5月份高位回调,螺纹现货跌幅在400元/吨左右,上半年高点出现在4月份,全年高点可能出现在9—10月份,现货高度在4500元/吨左右,期货4200元/吨左右,6月份将会止跌反弹。  “二季度原料继续分化,总体偏强。”张秋生认为,巴西矿难,铁矿产量见顶,全球粗钢产量增加等因素导致铁矿石需求增加,铁矿石由供过于求转向供需紧平衡。大商所更新风险管理办法,对因不可抗力导致的铁矿石上涨作出限制,同时中钢协表示铁矿石不具备大幅上涨的条件,预计二铁矿石价格维持高位。焦炭见底,有望回升,焦煤平稳,硅锰、硅铁、电极处于底部区间,废钢随螺纹钢走势而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张秋生认为,钢价重心将下移,原料价格坚挺,剪刀差扩大,钢厂利润将会收缩。

  9月21日,“2020年钢铁市场展望及风险控制研讨会”在南京举行。研讨会由大商所、南京钢铁和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联合主办,来自钢铁产业企业代表、相关金融服务机构人士近50人参加了研讨会。  大商所会员服务部负责人表示,参观了南钢的生产线之后,感受很不一样,钢铁行业虽然归属于传统行业,但在管理创新、产品创新、科技创新上,做了多工作,创新意识很强。期货市场不仅需要服务好实体企业,同时更应该向实体学习创新精神,不断提升服务和内容,上市更多品种,为实体企业提供更多金融衍生品工具。他介绍,无论是近期大商所铁矿石的品牌交割,还是废钢的调研,以及与一些包括场外和其他金融机构的合作,都是希望真正为实体企业提供更多和更容易理解、使用的衍生品工具,让实体企业专注于技术与生产,其他风险管理等个性化需求由金融机构来提供和满足。  对于2019年钢铁行业的发展情况,南京钢铁市场部部长张秋生认为,全年钢市呈现高供应、高需求、高风险、高波动、快节奏、宽振荡格局。预计2019年全年钢价走势呈“M”形走势,上半年钢价高点出现在四月份,九十月份钢价有望修复性反弹,但涨幅有限,四季度钢价螺旋式下跌,幅度取决于宏观预期的修复。  “全年钢价重心下移,原料价格坚挺,剪刀差扩大,钢厂利润大幅收缩。1—7月钢铁行业利润总额1235.8亿元,同比下降23.9%,预计全年下降30%左右。”张秋生说。  分析2019年钢铁行业政策,南京钢铁证券部主任蔡拥政认为,上半年行业政策执行不及预期。他表示,钢铁行业目标要求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继续深化;严防新增产能和“地条钢”死灰复燃;钢铁企业应克制扩产冲动,积极维护市场供需平衡。但现实状况却是改革重心转向兼并重组和去杠杆;非会员钢铁企业产能增长较快;地方主导新一轮扩产动作,市场供需平衡或难以维持。  蔡拥政认为,我国钢铁行业将迎来“大钢企时代”。根据工信部制定的目标,到2025年,我国钢铁产业60%—70%的产量将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团内,未来500万到1500万吨规模级别的企业数量将明显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包括8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3—4家;4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6—8家,出现亿吨级钢铁企业将是必然事件。  对于2020年黑色产业链如何做好风险管理,蔡拥政分析说,一是面临房地产市场政策调整带来的房地产投资下滑风险。钢厂和钢贸商库存偏高,可对钢材考虑合适的基差进行期货卖出套保;对螺纹钢、热卷期货主力合约,依据基差状况,择机卖出套保。  二是面临焦化行业供给侧改革带来的焦炭价格上涨风险,产业链可依据基差状况,对焦炭主力合约进行期货、期权买入保值;钢厂可按需采购,择机对焦炭主力合约进行买入保值。  三是面临行业供大于求,钢厂利润被挤压风险。产业链企业可降低现货库存,对自身钢材产量进行期货预销售,降低现货原燃料采购力度,对原燃料进行期货虚拟库存采购,选择远月期货合约进行虚拟钢厂锁利操作。

去产能出现反复
黑色系剧烈波动随着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的推进,国内钢材价格今年以来出现一波小阳春行情。特别是从3月开始,国内钢材价格一路上涨,钢企的盈利能力大幅提升,部分地区吨钢利润甚至超过1000元。可惜好景不长,从4月底开始,钢材价格开始松动,甚至大幅下滑。“目前钢厂的毛利情况参差不齐,华北地区吨钢利润在100—200元,而华东地区由于库存偏高,毛利可能更低一些。”南钢股份证券投资室主任蔡拥政说。据他介绍,今年钢材快速上涨使得钢厂的盈利能力大幅提升,一些已经停产的钢厂得到民间资金支持重新复产。与此同时,由于废钢”
target=”_blank”>废钢价格大幅上涨,福建地区的一些中小电炉复产,复产的产能是超预期的,增加了市场供应量。此外,出口转内销也是钢价快速下跌的重要原因。前期国内钢材生产毛利在800—1000元/吨,出口毛利则维持在300—400元/吨的水平,很多钢厂调整货源,将原本计划出口的钢材投向国内市场。蔡拥政说,正是上述因素叠加,才使得五一小长假后国内钢材库存增长远高于预期,钢价大涨之后又大跌,重新回到2000元/吨左右的水平。他表示,钢企是不愿看到钢材价格大起大落的。如果价格下跌,钢厂存货增加,会加重财务负担;如果价格上涨,原有的一些锁价长单成本也会随之上涨,订单的毛利又会被侵蚀。他说,行业上游铁矿石价格的波动幅度不亚于钢材,成本变化对钢企经营的影响比较大。目前钢厂的毛利水平普遍都比较低,成本稍微一增加就会使钢铁企业陷入亏损的境地。平滑利润波动
期货工具不可少“期货市场对钢铁企业来说很重要,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目前很多都在关注。不过只有亲身参与了,对期货市场的认识和理解才能更深。”中钢协副会长王利群在日前举行的“2016年中国钢铁金融衍生品国际大会”上表示。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为了避免公司利润大起大落,目前南钢也采取了一些应对措施。原料采购对南
钢的生产成本影响比较大,他们结合自身的资金情况,采用现货+期货的采购模式。据介绍,为了减少原料采购对资金的占用,他们压缩现货端库存及存货周期,同
时在期货端建立虚拟库存,钢厂利用衍生品市场对原料库存进行管理。“不管是大商所的铁矿石期货,还是新加坡的铁矿石掉期,远期都是贴水的。根据远期贴水的实际情况,钢厂可以灵活地调节未来几个月的铁矿石库存。”蔡拥政表示。“我们会通过期货市场采购一部分铁矿石和焦炭,但一般不超过总采购量的30%。这里面可能会面临一些基差风险,但我们会综合考虑。”他说。值得一提的是,为了防止产品价格下跌带来存货价值损失,在坯材销售端,南钢也会卖出保值。“在
做螺纹钢卖出套保时,首先需要明确自己的生产成本,期货价格是否高于生产成本。比如螺纹钢期价高点在2500—2600元/吨,如果生产成本是1800元
/吨,我们可能在2200—2300元/吨就卖出了。”蔡拥政介绍。他认为,钢企做套保不要追求暴利,追求稳定的利润就好。近年来银行对钢铁行业普遍收紧了信贷,钢企如果能保持稳定的盈利,银行对钢企的贷款条件就会放松,同时钢企在税收方面也会享受到优惠政策。在上海交通大学国际金融学院汪涛博士看来,套期保值最主要的作用还是平滑企业利润波动,能帮助企业在遇到困难情况时熬过去。王利群表示,根据品种差异,钢企的生产周期可能在30—50天,在这段时间内,原材料以及产成品均面临价格波动风险,钢企利用期货市场规避风险是很有必要的。现货操作难度大
“虚拟钢厂”受关注随着钢企参与期货市场的逐步深入,期货日报记者注意到,越来越多的钢企对“虚拟钢厂”产生了深厚的兴趣。“虚拟钢厂”是指借助焦炭、铁矿石和螺纹钢(热卷)等期货品种,按照实际工艺搭配对冲仓位,构建虚拟利润指标,通过判断该指标的变化来捕捉投资机会。目前从原料端的铁矿石、焦煤、焦炭、铁合金期货,到产成品端的螺纹钢、热卷期货,钢铁产业链相关期货品种日臻完善,也为相关企业开展“虚拟钢厂”操作提供了便利。今年国内钢材价格大涨大跌,产业链相关企业现货端的操作也变得更加困难,利用“虚拟钢厂”可谓
时机正好。今年4月底,钢材价格已经达到2700元/吨,此时钢企的毛利在400—500元/吨,完全可以把未来几个月的螺纹钢产量在期货市场卖出。在
2500—2600元/吨的位置卖出保值之后,钢企可以同时在期货上买入铁矿石和焦炭,对原料价格进行锁定。不管后期钢材价格涨跌,钢企都能稳定地获得
500元/吨左右的毛利。在蔡拥政看来,价格风险管理对于钢企来说是永恒的主题。钢铁企业下游产品价格竞争激烈,上游原料市场又被几大国际矿山垄断,在针对上下游都没有定价权的情况下,钢厂不做套保很难生存下去。“短期供给与需求的错配引发的价格上涨和高利润是难以持续的,钢企可以借机锁定高利润。”蔡拥政说,目前套期保值在南钢日常经营中基本已经常态化,主要涉及销售端的管理、库存管理和成本管理几个方面。“短期可能需要摸索,甚至是经历阵痛,但从长期来看,这种尝试对于企业来讲是有利的。”他认为,对于钢企来讲,期货套保做得越早、认识越深入,相对其他企业来说,可能就会成为优势。

相关文章